首页 案发前因事办不成退贿,算不算受贿?

案发前因事办不成退贿,算不算受贿?

来源: 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 发布时间: 2020-01-09 09:41:36.0

【典型案例】


江某,中共党员,A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交易科科长,因涉嫌其他违纪违法行为被采取留置措施后,调查组发现并查实了以下尚未掌握的违纪违法事实。
2018年7月,甲公司负责人李某打听到其欲投标的某工程项目将在B市开标,评委将从A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评委库中随机抽取。为使自己公司中标,李某向江某送去20万元现金,请其帮忙。江某收下钱款,表示愿意帮忙,并与评委打好了招呼。开标当日,被抽中的A市评委到达B市后,B市评标机构接到举报,故临时从C市抽取了评委进行评标。鉴于请托事项无法办成,江某将20万现金全部退回李某。


江某在案发前将钱退了回去,那么他是否成立受贿罪?如若成立,是否可以适用犯罪未遂、犯罪中止的相关规定?现结合案例,分析如下。

一、江某的行为符合受贿罪的所有犯罪构成要件,成立受贿罪


首先,从违法阶层分析。根据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规定,受贿罪主体是“国家工作人员”。又据刑法第九十三条规定,“国家工作人员”包括事业单位中从事公务的人员。
受贿行为是指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索取他人财物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,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。其中,“利用职务上的便利”是指国家工作人员索取或收受的财物与其职务行为有关。又据2016年“两高”《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(以下简称《解释》)第十三条的规定,“为他人谋取利益”不要求必须为他人实际谋得了利益,许诺为他人谋取利益即可。


本案中,A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属于事业单位,江某是该单位在职在编工作人员,属于国家工作人员,符合受贿罪的主体要件;江某在A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长期从事招投标组织服务工作,他利用该职务便利,接受他人请托,收受他人财物,许诺为他人谋取利益,并采取了实际行动,符合受贿罪的行为要件;江某收受钱财的行为破坏了当地招投标市场的正常管理秩序,侵犯了受贿罪的法益;江某实施前述行为没有任何违法阻却事由,故江某的行为具有违法性。


其次,从责任阶层分析。受贿罪的罪过形式为故意,即行为人主观上具有索取或收受贿赂,并将对方提供的财物据为己有的意思。如果行为人没有收受贿赂的意思或根本不知道自己收受了贿赂,不成立受贿罪。


本案中,对方向江某赠送20万元现金时,江某明知对方有请托事项,明知20万元现金是对方“购买”自己职务行为的不正当“对价”而未拒绝,并积极帮助对方谋取利益表现了其将20万元现金据为己有的明显目的,符合受贿罪的主观要件。因为不存在任何责任阻却事由,故江某的行为具有可谴责性。


再次,从犯罪数额分析。根据《解释》第一条规定,一般情况下,成立受贿罪需受贿金额达到“数额较大”即3万元的标准。本案中,江某收受贿赂20万元,达到了受贿罪的“数额巨大”标准。

二、江某事后退贿不影响受贿罪的成立



“两高”《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受贿案件意见》)第九条第一款规定:“国家工作人员收受请托人财物后及时退还或者上交的,不是受贿。”该条的宗旨是将客观上收受他人财物,主观上却没有受贿故意的情形排除在受贿罪之外。


在这种情况下,行为人不是“不以受贿论”,而是从根本上不构成受贿。但若行为人在他人提出请托事项后就具有受贿故意,不适用该条款。此处的“及时退还或者上交”,没有一个具体的时间界限,要综合判断。


本案中,江某收下钱款时没有任何认识错误,也没有任何拒绝的意思表示,事后退款是因请托事项无法办成,是因意志以外原因被动为之。也就是说,如果请托事项办成了,江某将心安理得收下该笔钱款。这也从反面印证了江某具有受贿的直接故意。因此江某因事无法办成而退钱的行为不符合《受贿案件意见》第九条的规定,不影响受贿罪的成立。

三、江某完成了受贿行为,属于受贿罪既遂


在受贿罪中,行为人一旦完成符合犯罪构成要件的危害行为,即成立既遂。本案中江某明知对方送来钱款有事相求而予以收受,并许诺为对方谋取利益,已经完成受贿罪要求的危害行为,成立受贿罪既遂。
一个行为一旦成立犯罪既遂便不可能再成立犯罪未遂或犯罪中止。犯罪未遂、犯罪中止与犯罪既遂,分别反映了一个故意犯罪发展进程中的不同阶段,而且犯罪未遂与犯罪中止只可能发生在犯罪既遂之前。本案中,江某已经完成了受贿行为,成立了受贿罪既遂,不可能再“回流”成立犯罪中止或犯罪未遂。
江某事后全额退贿、在监察机关调查的时候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,真诚悔罪,可以作为从宽处罚情节依法予以考虑。